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lian.htm 普法栏目 普法栏目剧水中莲 普法栏目剧空窗 普法栏目剧错爱人 普法栏目剧借命下集 普法栏目剧水中莲 普法栏目剧空窗 普法栏目剧错爱人 普法栏目剧借命下集
热搜: 经济 不完美妈妈 沪指 导弹
ad
当前位置: 主页 > 普法栏目剧水中莲 >

国人惊呆!这个国家的女孩一生竟要结3次婚:农民工随迁子女“入学难”问题探析

2019-08-19 [普法栏目剧水中莲] 来源于:普法栏目
导读:摘 要 现代化进程中,流动人口成为一大特征。在中国现代化的进程中,农民工占流动人口的大多数,举家搬迁的农民工越来越多,因此农民工子女的教育问题随之出现。虽然学术界以
300*300

摘 要 现代化进程中,流动人口成为一大特征。在中国现代化的进程中,农民工占流动人口的大多数,举家搬迁的农民工越来越多,因此农民工子女的教育问题随之出现。虽然学术界以及社会各界都关注并且探讨、解决了一些问题,但是农民工子女入学城市学校依然困难重重。这一问题产生的根源是我国教育事业发展的不充分、不均衡。解决农民工子女入学城市学校的问题,对于我国经济发展持续增添人才动力有极大的积极作用。

关键词 农民工子女 教育 城市学校

作者簡介:王克武,兰州市皋兰县水阜镇第二初级中学,一级教师。

中图分类号:D669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87/j.cnki.1009-0592.2019.06.293

2019年2月28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根据该公报,全国人户分离人口2.86亿人,其中流动人口2.41亿人。外出农民工17266万人,比上一年增长0.5%;本地农民工11570万人,比上一年增长0.9%,外出农民工占流动人口的71.64%,在外出农民工中,进城农民工13506万人,虽然比上年减少204万人,下降1.5%,但是全国流动儿童规模仍高达2850万人。当下虽然进城农民工在规模上有所缩小,但是迁徙模式主要是以家庭为单位。随着农民工举家搬迁的状况越来越普遍,实际上跟随父母进入城市的儿童也日益增多,并且呈增长的趋势发展。这样的社会流动使得农民工子女的教育问题成为社会的一大热点,尤其突出表现在农民工子女入学城市学校问题上。这一问题的焦点在于城乡、地区的发展不平衡,不同阶层的利益矛盾相冲突。

一、 农民工子女入学城市学校的三重困难

农民工子女想要进入城市学校的第一重困难便是“高门槛”。在城乡二元结构的中国,户籍制度成为严格管控孩子上学的条件,另外还有一系列制度上的制约。比如一些一、二线城市明确规定,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在流入地公办学校入学时,父母需要提供相关的证明,例如城市暂住证、父母工作证明或者劳务合同、流入地居住证、流出地无监护人证明、户籍证明等等一系列相关的证明;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城市除了以上要求提供的证明外,还要求提供儿童预防接种证、房产证或房屋租赁合同,甚至还包括一定期限的养老保险证明等等。虽然有一些学校被教育部门指定为接收农民工子女的对口学校,但是农民工子女想要在流入地入学到该类学校时,想要和城市的孩子享受同样的教育,他们依然必须提供相应的证明,否则就要缴纳一定的择校费,还有一些学校,即使农民工提供了证明,仍然要缴一定的择校费。

出于管理层面的考虑,农民工提供这些手续无可厚非,但是对农民工来说,要办理这些手续绝非易事。因为农民工本身文化水平不高,所以很难完整、准确地理解政策,加之办理这些证明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财力。对于原本就生活拮据的农民工来说,无疑是增加生活成本,增加经济负担。

农民工子女入学城市公立学校不仅仅要办理如此复杂的手续,还需要巨大的经济支持,恰恰经济上的困难对于农民工来说是最大的困难。根据联合国大会的行动纲领,“教育是一项人权,是实现平等、发展与和平目标的一个重要工具。”每个人都有享受教育的权利。教育平等已经成为 20 世纪以来世界各国教育追求的目标,十九大报告中也强调,“发展素质教育,推进教育公平”、“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但是,公办学校往往收取高昂的借读费、择校费和赞助费,高昂的费用让农民工望而却步,虽然国家禁止收取借读费,但是多地学校却仍以借读名义收取高额费用以限制农民工子女入学。除去学杂费,在城市读书的成本远比在农村读书的成本高,比如,孩子参加课外补习班的费用、购买文化用品的费用、在学校的伙食费、上学的交通费等,如此多项的支出,对于农民工家庭而言会造成很大的经济负担。

教育本是一项巨大的支出,尤其对于低收入的农民工来说,无疑使困难加剧,但是除此之外,社会认同也带给农民工不小的压力,这则是农民工子女入学城市学校的困难之三。由于大多数农民工子女来自农村,农村与城市的文化差异容易造成认知判断、行为习惯和价值观念之间的冲突。这种冲突突出地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外在的冲突,比如衣着打扮、卫生条件、语言和饮食习惯等方面差异。和城市孩子相比而言,农民工子女穿衣打扮略显得“土气”、由于皮肤一般比较粗糙,所以显得个人卫生差一些、一般普通话都带有浓重的地方口音,因此显得与城市孩子“格格不入”;其次,主要表现在行为习惯方面,比如消费观念、家庭教育方式都差别极大。因为家庭的经济条件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人们的兴趣爱好和生活品位,进而影响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农民工家庭经济拮据,大多数孩子生活上勤俭节约,但是城市居民子女家庭经济条件一般比较稳定,生活崇尚品质,加之孩子们之间会有攀比的心理,久而久之会加深他们之间的隔阂;最后,价值观念的冲突会造成心理认同方面的问题。一般情况下城市居民子女会表现出优越感,这会使得农民工子女心理敏感,农民工子女本身容易因为农村人身份而自卑,作为异乡人而没有归属感,再加上文化认同问题逐渐会产生自我封闭、情感失落甚至心理失衡。总之,城市人与农民工的文化冲突会造成农民工子女的发展障碍,当然这一冲突恰恰也体现在农民工子女的入学问题上,给农民工及其子女在社会心理上造成压力。

二、农民工子女入学城市学校困难的原因

农民工子女就学难的根源,首先在于其义务教育经费得不到有效的保障。农民工迁入城市打工,本就是因其家庭经济困顿,想要在就业机会多的城市就业,但是根据《义务教育法》,“基础教育由地方负责、分级管理的原则。”我国义务教育经费主要依赖于地方财政收入和非政府资金的调动,并且教育经费拨付具有以学生户籍为准的属地性质,学生一旦离开户籍所在地,教育经费并不能“钱随人走”,因此,农民工子女的教育经费便无从保障。另一方面,由于户籍的原因,若要進入城市学校,和城市孩子享受平等的教育资源,在教育资源本就紧张的城市无疑是在加剧争夺教育资源,因此,接收农民工子女入学收取借读费就名正言顺。

农民工子女就学难的另一根源就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现代化的进程一方面促进了经济的发展,但同时必然导致两极分化,社会贫富差距拉大。经济的快速发展,正使得城乡差距产生,地区的发展不平衡,因此流动人口越来越多,大多数都是由落后地区流入较发达地区,因为发达地区就业机会多,社会基础设施齐全。城市学校无论从硬件设施,还是师资力量都优于农村学校,但是优质资源毕竟是有限的,因此城市学校设立高门槛,阻挡农民工子女入学。通常情况下城市教育主管部门面对数量庞大的外地生源也是措手不及,此时农民工子弟学校的出现正好填补了市场的空缺,而农民工子弟学校由于经费有限,硬件和师资力量都欠缺,和城市公立学校相比,无论从数量和质量上都无法满足农民工子女上好学的需求。

农民工子女就学难的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我国教育事业发展的不充分、不均衡。虽然政府出台了“以流入地政府为主、以公办学校为主”的“两为主”政策,“将常住人口纳入区域教育发展规划、将随迁子女教育纳入财政保障范围”的“两纳入”政策,以及“统一‘两免一补’和生均公用经济基准定额”的“两统一”政策等,农民工子女在城市就学状况得到了很大改善。但是不容忽视的是,这一问题并未真正得到完全的解决。因为教育事业的发展与经济的发展密不可发,我国每年教育支出不足占GDP的5%,教育对于经济的促进作用有滞后性,所以我国政府对于教育的投入还是低于发达国家。农村的教育事业发展更是缓慢,人力资源的缺乏正是最大的根源。农村地区留不住人才,优质资源聚集在城市,导致城乡差距越来越大。农民工自身没有资本与人力资源对其子女进行优质的教育,唯一途径是进入城市学校学习,但是,政府对于流动人口的制度尚未完善,导致社会问题出现。

三、解决农民工子女入学城市学校困难的对策

首先,保障农民工子女义务教育入学的教育经费。完善统一全国教育系统,使流入地政府承担农民工子女义务教育经费的供给主体角色,国家对流入地政府作为财政补助对象。地方政府还应该制定农民工子女专项基金筹措及支配制度,同时由相关部门监管资金的用途,确保“专款专用”。除此之外,根据每所公立学校接受农民工子女入学的数量,由当地教育部门、省市上级部门以及流出地相关部门三方联动采取措施,共同出资给予流入地学校财政补偿,更重要的是在实际中落实农民工子女义务教育财政补贴政策。

其次,政府部门要支持公立学校扩建,扩大公立学校的招生规模,建立合理的农民工子女入学标准,简化入学手续,减少佐证材料,尤其是跨地域的证明材料。教育部门提高办事成效,促进教育资源配置达到最大最优,做到农民工子女义务教育“全纳入”。另外,公立带私立办好校。比如“名校集团化办学”,优化教育资源,打破城市个别公立学校占有最好教育资源分配的格局,组建一系列以优秀学校为龙头,跨区域、跨类别学校的教育集团,让更多的学生享有优质教育的机会,使得农民工子女学校与农村学校迅速发展,可以成为与城市公立学校同样具有竞争力的学校,更好地解决城市农民工子女“上好学”的问题,从根本上解决教育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最后,根据《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提供的数据,外出农民工中,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的仅占13.8%,基于农民工群体整体文化程度不高的现状,为解决教育贫困的代际传播问题,一方面,政府相关部门应该号召社区、各类社会组织和民间团体联动开展各类专门针对农民工子女的公益活动,开展文体兴趣培训班,让孩子们的个性化得到充分发展;同时把农民工子女的关爱项目与社会志愿服务组织相结合,定期提供心理辅导,帮助他们缓解焦虑,促进其健康快乐成长。另一方面,农民工流动的根本原因是就业,但是很多农民工在起初不具备一定的职业技能就流入了城市,所以致使他们就业时处处碰壁,收入比较低。因此农民工解决了就业这个根本性问题,收入提高对于子女教育有很大的帮助。另外,针对农民工子女受教育情况,社会和学校也应该发挥舆论向导作用,督促社会关注和尊重农民工子女,学校倡导学生以宽广的胸怀和积极的行动来对待农民工子女同学,接纳多种文化的差异,形成文化认同,使农民工子女真正融入城市。

参考文献:

[1]张绘.义务教育阶段提高流动儿童学业成绩所面临的障碍——基于北京市的调查研究[J].教育科学研究,2017(9):34-39.

[2]付昌奎,邬志辉.居住证制度下随迁子女受教育权实现的法学分析——以权利的存在形态为视角[J].教育科学,2017(4):11-16.

[3]郝秀.基于“学券制”对我国流动儿童入学困难的研究[J].新课程研究(上旬刊),2016(8):67-69.

[4]王志玲.农民工子女“入学难”问题探析[J].陕西农业科学,2012,58(5):243-245.

(编辑:普法栏目)

500*200
推荐文章
250*250
热点阅读
250*250
随机内容
ad